插件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插件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为了你的心愿我们不会放弃热点玉林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3-04 15:59:54 阅读: 来源:插件机厂家

罗庭长回访看望凤莲。

凤莲露出灿烂的笑容。

父亲拿出凤莲患病不久时拍的照片,凤莲别过头不愿再看。

(原标题:我们不放弃,为了你的心愿——玉林中院法官和脑瘫少女陈凤莲的故事)

新年前的一天,陆川县珊罗镇六燕村一个用半米高红砖简单地围住的农家小院,庭院里的三角梅一片火红,这是15岁脑瘫少女陈凤莲的家。

玉林中院民三庭庭长罗飒和同事带着牛奶等慰问品再次来到这里,距离上次来已过去4个月了,凤莲又有怎样的新变化?法官们都迫不及待地想知道。

因为一单官司,法官们开始关注凤莲的人生——

学校参演发烧,少女脑瘫在床

时光回到2012年12月25日,那时陈凤莲在陆川县珊罗镇某中学上初一,当晚学校举行迎新年晚会,虽此前陈凤莲已发烧多日,但她坚持参加了当晚的晚会。谁也没有意料到,这成为她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

次日上午,陈凤莲高烧未退,母亲李姨接到老师的通知后将女儿带离学校治疗。同年12月27日凌晨1时许,李姨发现凤莲病情加重,遂将其送到市红十字会医院治疗,诊断结果为:流行性腮腺炎,脑膜炎,心肌损害。

接下来,凤莲的病情之重超过了家人的想象,父母带着她辗转南宁多家大医院医治均无进展……这场发烧最后导致凤莲脑瘫。曾经活蹦乱跳、开朗爱笑的她,那时连最简单的坐立都无法做到,只能瘫睡在床上,跟植物人一样。

2013年7月,凤莲的父母将女儿所就读的中学诉至陆川县法院,一场与学校之间的漫长官司随之开始。 2013年11月,经司法鉴定,陈凤莲因患病致脑瘫,严重共济失调属于Ⅲ(三级)伤残;当时日常生活需要完全依赖护理。

陆川县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学校被判承担三成的责任,赔偿凤莲各种损失共5万余元,对于这个结果,陈凤莲父母不服,上诉到玉林中院。

病榻中少女的心愿,说还想读书

2014年5月,玉林中院受理了该案,罗庭长和同事开始关注凤莲。

此案为教育机构责任纠纷案件,原告是一位正值花季年龄的少女,如何化解双方的矛盾,让凤莲的后续治疗有保障?成了摆在主办法官面前的一道难题。2014年8月,罗庭长和同事第一次上门看望了凤莲。

“当时走进这个家庭,虽简朴到没什么像样的家具,可整个水泥地面干净得一尘不染,这在农村来说比较少见的。”罗庭长说,如果没有凤莲患病,这个家庭原本是很幸福的,凤莲的母亲在镇上一家砖厂打工,父亲在外地工地开钩机,凤莲还有一个在南宁读书的姐姐,一个读小学的弟弟。

“瘫睡在床上的女儿,24小时离不开人,父母日夜轮流照顾,母亲每天坚持帮女儿做按摩,父亲还到处去寻医问药。父母对孩子伟大的爱也深深感动了我们。”罗庭长说,陈父告诉他,只要听说哪里有好的治疗方法,他都第一时间骑着摩托车过去,跑了不少地方。

在陈家,罗庭长了解到,凤莲父母既要照顾女儿,又要忙于诉讼已是心力交瘁,希望能与学校达成和解解决纠纷。此外,凤莲的心愿也打动了法官们:“我们离开时,小凤莲虽说话口齿有点不清,但她告诉我们还想上学。我们鼓励她试着提笔练字,对康复也有好处,她也答应了。”

法官不放弃,工作往前做促成和解

在案件审理阶段,经玉林中院主持多次调解,双方当事人未能达成和解。

2014年7月,玉林中院经审理认为,一审法院根据学校在教育、管理疏忽大意的过错,确定学校按30%比例赔偿陈凤莲因病致残的损失,责任分担合理,遂作出了维持一审学校担责三成的终审判决。

终审判决下来后,案子本该就此告一段落了。可这只是表示陈凤莲在起诉前的各项医疗费、护理费等有了下文。生效判决后还可能面临执行问题,而凤莲接下来的后续治疗费用,还要再次通过起诉。

“对于急需医药费治疗的凤莲来说,这个案子以一纸终审判决书结尾还是不够的,我们还是想把工作往前做一做,尽量争取一下。”罗庭长说。

办案法官考虑到,凤莲目前正处在青春发育期,这个时候能有钱集中治疗,康复效果是最明显的;再者,无论是陈家还是学校也希望彼此能达成和解,一次性解决此事。

能不能将凤莲的后续治疗费进行一揽子打包,双方怎样按照法定的责任比例来协商?2014年8月罗庭长带领办案人员回访了凤莲,征求了凤莲父母的意见,在初步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中院民三庭成立了由罗庭长负责的调解组,并于8月中旬到陆川县教育局寻求帮助,该局召开会议决定同意出面协调双方当事人调解并成立了协助组。双方再次回到协商调解上。

2014年9月初在中院调解组、珊罗镇党委、人大、综治等部门的主持下,双方到陆川县珊罗镇政府进行调解未果,回来后中院调解组通过电话多次做双方的工作。2014年9月底中院调解组又召集双方在珊罗镇人民调解委员会主持下进行调解,最终达成一次性赔偿协议,约定由学校支付一次性赔偿款130000元给陈凤莲,此后双方就本次事故的权利义务清结。该调解协议经陆川县法院进行了司法确认。

虽然双方签订的协议经法院司法确认,但对于实行义务教育的珊罗镇某中学来说,赔偿款的支付是个极大的压力,为此,中院调解组又于2014年11月找到陆川县人民政府分管的领导进行多次协调,这笔赔偿款终于在2014年12月底交付到陈凤莲父母的手上。

父母的坚持,少女的新变化令人惊喜

见罗庭长和同事再次上门,陈凤莲的父亲迎上来,一脸憨厚的笑,这位44岁的中年汉子头发微白。

整个家的地面一如法官第一次来的那样,一尘不染,在里屋一间房内,扎着马尾巴的凤莲坐在床前,正在一口一口地吃着妈妈喂的面条,一眼看上去跟正常的女孩没啥两样。

床前不远处的一张凳子上放着一台小电视机,窗户旁放着一张木书桌,上方粘贴了很多向日葵贴花,一对少男少女正依偎花丛中。“这是去年快过年的时候,她叫我上街帮买来装饰房间的。”李阿姨笑着说,女儿是个挺爱美的人。

凤莲吃完早餐,休息片刻,在母亲的帮助下,她借助护具从房间走出厅堂,陈父拿出凤莲患病不久前做针灸时拍的照片,在凤莲眼前晃了晃说:“这是以前的你,还敢看吗?”

“不看!”凤莲将脸别过一边,故意板着脸大声说道,却话音刚落表情僵不住,笑开了,父母见状,也跟着笑了。

照片中的凤莲,一头短发,瘦骨伶仃,四肢像麻花,扭曲变形,跟眼前的她,判若两人。陈父感慨地说:“当时看到女儿这个样子,我和她母亲不知偷偷哭过多少次,加上日夜不眠不休的照顾,后续治疗费又没着落,曾崩溃到想放弃,连将她抛弃在哪都曾想过……”

“后来大女儿一直在鼓励我们不要放弃,凤莲的叔公也开导我们说不要放弃,要承担起该承担的责任,否则还有可能承担法律后果……”陈父说,正是亲人的鼓励帮他们夫妻俩走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

“我们必须为凤莲做点事情。”在叔公的提议下,陈父买来几根不锈钢钢管,在会焊接活的叔公捣鼓下,一副自制的双杆摆在凤莲的床前,供她练习走路。

如今两年的时间过去了,凤莲气色好了很多,人也变胖了些,说话吐字清楚了,自己不仅能坐稳,还借助双杆能站起来走几步路了。看到凤莲的新变化,罗庭长和同事也由衷高兴。

我们准备离开时,凤莲在床前的双杆前练习走路,一步一步地,走得很认真,“陈凤莲,要有信心。”罗庭长大声鼓励道。

“嗯。”凤莲轻声应了一句,低头,有些害羞地笑了。

记者手记:

能走路,能读书,凤莲的这个在常人看来最为简单的愿望,对她及陈家来说,是多么宝贵。用陈父的话来说:“能达成此愿望,我们这辈子就开心,没有愁了。”父母两年心血的付出,及法官们的帮助,凤莲正在一步步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女儿什么时候可以自理生活?有没有专业人士可以帮我们指导女儿的康复……”凤莲父母操心的事情还很多,凤莲的奇迹,凤莲的未来,还需要社会及爱心人士的关注。

如果,凤莲的故事打动你,你想为她及这个家庭做点什么,请联系我们,电话:2802671。

石家庄定制防静电工作服

吉林劳保工服订制

聊城防静电工服定做